Nellie-AND

学生一枚 喜欢自拍的美术生

转载自:Jennifer Lee


长在裂缝里的小草呵

没有哭天抢地的喊自己多苦

它们把自己所有的

悲伤,愤怒,无奈,欲望

这些情绪

全都化为成长的力量

安静坚韧又默默无闻

橘子

再一次住进院子里的时候,我已经上初中了,什么都懂一点,但是又懂得很官方。
       这个院子没有任何生物的气息,从头到脚全是灰灰的水泥。门是木制的双开门,旧旧的红色油漆浸到里面,像古代印唇的红纸,又像一副红色水彩画。门口是一个水泥洗漱池,里面垫的是白色瓷砖。冬天的时候,自来水龙头和管道经常冻的出不来水。这对当时的我来说是个大问题,因为不管多冷多没时间,我早上一定得洗头。
       那间红门里面承载了我的青春,早上在老妈包里拿饭钱,中午回来整理房间,晚上回来写作业看书画画偷看电视....还有我的丰功伟绩,用每天仅有的四元饭钱买了二十几本画集。
       绿桌子还是一样旧旧的绿桌子,没有了太阳没有了月亮,不同的是上面多了点东西。一块深蓝色玻璃垫子和一个书柜。
      不知是哪天心血来潮,把吐出来的橘子籽埋进了花盆,居然全部都发芽了,长出来嫩绿的叶子。后来把苹果籽丢进去也奏效了。那一定是个充满诗意的春天
     头一次有收获的成就感,来的那么意外惊喜。

瓦松

那时六年级,我和姐姐住在奶奶家里。 
房子是四层左右的居民楼,有灰绿色的水泥墙。潮湿阴暗的楼梯间,总有点点光斑,从石头花砖里跑进来,像星星一样摇曳在漆黑的楼道里。
   我们住在一楼,有房东另外搭建的一方院子,地面铺了零碎的红砖和石头。院子里有一个杂物间,残砖堆高的墙面,顶上盖了青瓦。
    我的房间就对着这样一口院子。靠窗的是一个绿色的旧桌子,每天下课后写作业,画画,看漫画,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。白天阳光握着手,黑夜月亮摸着头。
     院子里埋着我晒死的金鱼和我养死的小鸭子。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院子顶上的瓦松,每次大暴雨过后,那些青瓦中间就会站起来一颗颗瓦松,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植物,于是经常爬上去摘几颗下来,种到塑料瓶子里。
       那个时候小小年纪的我总是很惊讶,原来生命是这样神奇,小小的一棵瓦松,居然能在那么恶劣的环境里,长得那么饱满可爱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莫瞎忙

没有思考的人生

缺乏技巧的生活

平平淡淡静如死水

冷冷清清味若嚼纸